温州民间借贷案审判标准出台 企业内部集资将受保护

2020-03-10 16:22

一对正处于分居状态,但尚未离婚的夫妻,丈夫借了钱还不出,妻子是否应该承担连带责任?过去,这一答案是肯定的。但根据温州最新出台的《民间借贷案件审理指导意见》,如果确实不知情,妻子将不必再承担这一债务,合法权益可以得到有效保障。

今年1月至7月,温州发生的民间借贷案件继续快速上升,数量已经接近去年全年。面对这样的情况,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日前正式发布《民间借贷案件审理指导意见》,对民间借贷中的一些敏感问题,如企业内部集资是否合法、债务人配偶在何种状况下不需承担债务等第一次作出了界定。法律界专家表示,这一指导意见的出台,将对未来处理诸多敏感案件提供有力的法律支撑。

统一裁判势在必行

自从去年爆发民间借贷危机以来,温州各级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案件就一直呈现上升趋势。根据温州中院的统计数据,今年1月至7月,全市法院共受理民间借贷案件12035件,涉及标的额81.88亿元,收案数与2011年全年12052件几乎持平,是2010年全年的1.46倍。收案标的额是2011年全年的1.52倍,是2010年全年的2.36倍,而且案件的最大标的额纪录不断被刷新。

虽然案件数量出现井喷,但与山东、上海、南京等地相比,温州对涉及民间借贷的案件却迟迟没有统一裁判尺度。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指出:“在温州,民间借贷与非法集资,甚至是金融敲诈之间,一直没有一条清晰的界限。同样性质的案件,在同一个法院审理,可能都会出现不同的审判。这些都是由于缺乏司法上明确解释造成的。”温州中院副院长陈有为也对此观点表示认可:“我们这次出台《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目的就是为了统一民间借贷案件的裁判尺度、平等保护借贷双方的利益。”

减少模糊争议“地带”

温州此次出台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共分十六条,对许多此前处于“模糊地带”的行为第一次做出了明确规定。比如对于企业内部向员工集资是否合法,此前一直很有争议。这次《意见》的第三条就明确:“企业未向社会公开宣传,仅在单位内部针对本单位职工集资并用于本单位生产经营的,该借贷行为有效。”这意味着,企业内部集资,只要确实用于生产,就不会被视为非法集资。

针对温州家族企业多,“夫妻办厂”情况普遍的现状,《意见》的第七条到第十一条,详细规定了民间借贷所涉夫妻共同债务的处理情况。按《婚姻法》的规定,只要夫妻双方未离婚,夫妻一方又不能举证债务为另一方所有时,出借人就能主张债务为夫妻共同承担。而根据以往的经验,夫妻中一方要“自证”的难度非常大,因此,过去司法实践中,判夫妻双方共同承担债务的占了很大一部分。有的债务人配偶,甚至都不知道另一方在外面借了钱,但是一样要承担债务。此次《意见》第八条规定:“如果借款人的配偶以该借款发生在夫妻分居或离婚诉讼期间为由,进行抗辩且有证据证明,同时借款人又不能举证借款的实际用途,那么法院便不会认定债务为夫妻共有,除非借款人能够证明该借款用于家庭共同生活、经营所需。”也就是说,除了借款人配偶有取证义务外,借款人也应当承担相应的取证义务。这样,在保护债权人利益的同时,也充分维护了债务人配偶的权利。

在对于民间借贷利率和利息的规定上,《意见》第十三条明确:“借贷双方对应当支付利息有约定,但对利息的计算标准约定不明确,双方主张的利息计算标准不一致的,应就低认定利息计算标准。”对借款人的利益作出了有力保护。对于民间借贷审理中常见的结算借据、诉讼时效、保证期间的认定等问题,《意见》中也都作了详尽规定。

审判格局覆盖市县乡

如果说出台《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相当于“软件提升”,让法院本身在金融案件的审判和执行中更重视专业和效率则是“硬件升级”。温州市中院日前宣布,温州中院及其他10个基层法院,眼下均已获核准设立金融审判庭,一些具备条件的人民法庭也设立了金融审判合议庭,覆盖温州市、县、乡三级的金融审判大格局已基本形成。今后,温州全市涉金融机构和金融类案件都将集中到金融审判庭或金融审判专项合议庭管辖,实行简案快审、专案专审、难案精审,促进金融审判的专业化、集约化。

与此同时,温州各法院还纷纷成立了涉金融案件执行工作室或执行工作组,专门负责金融案件的执行工作。温州中院与宁波大学、温州大学签订了全面合作关系协议,组建金融审判专业陪审员队伍,成立金融审判专家咨询库,建立专家证人制度,不断建立健全专家辅助制度。温州市中院副院长陈有为表示:“这所有的一系列措施,都是为了让老百姓和企业能懂得,哪些借贷行为是合法的,法律上是受保护的,哪些是法律所不允许的。法有明文,就能充分盘活民间资本的合法流动渠道,同时也保证合法的借贷人的利益,为温州金融改革综合试验区的建设‘护航’。”

LINKS